設為首頁 我要投稿 官方微信
立即注冊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今日渭南網

搜索
烈酒入喉
發表于: 2019-5-21 14:51:25 | 只看該作者 |倒序瀏覽


情人節前一天,在酒吧里,我碰到了丫。對一個39歲的女人來說,她長得可以說太年輕了。她的美,有古典、也有現代的韻味。她說,我認識你,經常在報紙上看到你的名字和照片,可以和你說說我的故事嗎?
在這樣寂寞的夜里,我知道象丫這樣的女人一定是很有故事的人。我能看到她眼里的憂傷,也能看到酒杯里的淚。她說,她夜夜來此,只為忘卻一個人,為什么,你想忘掉的,反倒一切越來越清晰呢?
丫說,她遇到他的時候,大學還沒畢業,是去他的公司應聘。當時他已經四十多歲了,他們的年齡相差整整二十歲。她做夢也沒想到,他們之間會有這樣一段故事。
丫學的是涉外文秘專業。快畢業了,老師把她推薦給到市里非常有名的一家公司。她被錄取了,做了他的秘書。每天負責接聽電話,文件分發,或者陪他去見客戶。
每當有人把她當做他的女人的時候,他從來只是笑笑,不確認,也不否認。曲終人散之后,他會很抱歉地對她說,沒辦法,解釋也沒有用,生意場上就是如此,別往心里去。
從一上班,她就在他的身邊。在同事的眼里,她就是他的女人。可她不知道。她每天和同事的相處很好,處處都能受到很好的照顧。會有許多人主動和她打招呼,會有很多人幫她做事。她以為自己社交能力很強,她以為大家都很喜歡她,她不知道她一直在他的庇護下。
也許和大多涉世不深的女子一樣,在她的眼里,他是那樣有魅力。她總會和同事說,他很有人格魅力。她努力拼命地工作,只要他輕輕地說一句:辛苦了唄!呵呵!她就會融化,她覺得她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白費。
他也會偶爾和她閑聊幾句,但都是有關父母,有關生活有沒有困難,有關學習,她應該多看哪類書等等,那種家長式的關心,絲毫沒有曖昧的意思。她在他的身邊很自如,從來沒有感到絲毫危險和不安。
有一天,丫的男朋友來了,和丫在聊天。他去別的辦公室的時候,經過她門前,認真地向她這邊看了一眼,她沒來得及帶男朋友出去和他打招呼,他就回辦公室了。
下午,她去送文件。他淡淡地問了句:你男朋友啊!然后就再也沒有多問。她忽然感覺臉上有些發熱,有點不好意思,使勁點點頭,沒有多說,放下文件悄悄退了出去。
以后,每次他經過她的辦公室都會向里忘一眼,她已經熟悉他的腳步聲,也會習慣地向走廊望去。經常兩個人四目相對。她會很快收回目光,而他總是那種標致性地笑聲,呵呵!有時會不自主地清一下喉嚨。
他喜歡抽煙,喜歡喝咖啡,喜歡熬夜,喜歡文字。他出過一本書,這是她沒有想到的。她開始對他有點崇拜。于是,她悄悄地把他寫過的文字、他寫過的材料、和關于他的報道,整理出來,她想將北京去哪個醫院看白癜風好來也許他出書的時候會用到。
他對她的工作很認定可。每當別人在他面前,贊嘆丫的工作的時候,他會說,那還說啥了!他從未責備過她一句。盡管他經常也會罵別人一句:媽的,咋想的!但他總是笑著罵的,別的屬下也不怕他,都拿他當哥們兒。大家會覺得事沒有做好,有點對不起他,于是,趕快做的更好。
她畢業了。他把她留在了公司。她成為正式員工,調入工作關系。這在當時已經很難,因為企業已經許久沒進人了,多辦都是臨時用工。人力資源處的老劉說,她的工作是市領導辦的,不是單位出的面,堵住一些人的嘴。她暗笑,啥時候自己家多了一個市領導親戚。
她因此感激他。丫說,還沒有畢業那會兒開始,從進公司的那天起,她就一切都很順。一切事情他都會替她想好,替她打理好。她知鄭州白癜風專科哪里最好道他會為她好,她知道他每一個決定都有利于她。她只要努力地工作,別的什么也不需要說,什么也不需要做。
可是,他還是離開了她。在他們在一起工作了10年以后。在一個陰雨的天氣,他猝死在工作崗位。瞬間她的世界坍塌了,她不知道他是她的什么人,因為他們之間什么都沒有。她不知道在他的世界,他為什么會對她這樣好。在他的心里,她又是怎樣的位置。
她只能認自己的眼淚不停地揮灑。她現在才知道,他就是她的世界。她不能沒有他,沒有了他,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。她從未獨立思考過,只要按他的要求做,執行好他的決定就一切Ok了。他在公司是一枝筆什么事都由他決定。她在十年中不知什么時候,職位已經很高,早已進入核心層,但她不知道,在別人眼里她能呼風喚雨,享盡繁華。
他走了!她不再有舞臺,或者說她還沒做好與別人共舞的準備。她變得暗淡了,她的光輝不再了。她的激情與活力消失了。大家私下里說,可以印證她是他的女人。人力資源處的老總念領導舊情,給她找了一處很清閑的位置,她可以什么都不做,仍然拿著很高的薪水。這是他留給她的安穩。
可是丫明白,自己什么都不是,沒為他做任何事,甚至連聲謝謝都沒說。她一直天真地以為,只要努力地工作就是對她最好的報答。
丫說,她現在很相信命運,她的一切都是他給的。但是她不知道他是誰,她記了解治白癜風的方法哪種比較好得曾有人給她算命說,年輕時得貴人相助,多能飛黃騰達。也許她只能把他定義為她的貴人。
丫說,她們一定有緣,因為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快樂的,是輕松的,雖然除了工作沒有太多的回憶,但她時常會想起他,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?丫的眼淚不停地流,滑落在杯子里。
丫說,整整5年了,她一直在尋找一個答案:前生誰是我,今生我是誰?
前生誰是我,今生我是誰?這不是丫一個人在尋找的答案。我不知道該對她說什么,我的工作也沒有別人想的那樣神圣,只是拿別人的故事來換我的生活費而已。
但我還是希望丫一切安好!我想這也應該是他的愿望吧!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編輯:散文在線)
跳轉到指定樓層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主題:473 | 回復:884

陜公網安備 61050202000348號
新时时彩加奖